小草app安卓1.1
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不一会儿,椅子搬来了,三个人才各自落座。

不过,祝成钧刚坐下,又扭扭捏捏的从椅子上趴下来,跑到老国舅的身边甜甜的喊:“舅爷爷抱我。”

南烟忍不住酸了一下牙。

在来的路上,她就一直叮嘱儿子要在老国舅面前撒娇,她很明白,再是铁石心肠,曾经千军万马里杀出来的人,年纪大了总是贪这种凡尘的温暖,尤其面对这样乖巧的晚辈,很难有人能拒绝,只是没想到这小子撒娇成瘾了。

其实也难怪,他从生下来就没有享受过老一辈长辈的疼爱,南烟虽然疼他,但大多数精力还是在跟着祝烽连轴转,儿子都是交给别人看顾,祝烽也更疼心平一些,这孩子难得碰见一个吃自己撒娇这一套的人,自然要撒个够本。

更何况,还有南烟事先的叮嘱。

老国舅显然也没遇到过这种阵仗,他愣了一下,再看看对着自己伸出手臂,一脸希冀的小成钧,想了想,终于笑道:“好。”

说完,一把将他捞起来,放到自己的膝盖上。

南烟立刻道:“真是没规矩,舅父不必理他!”

说着瞪了小成钧一眼。

老国舅却是将孩子在自己的膝盖上放放稳当,然后笑道:“无妨,难得这孩子不跟贫道认生。”

复古文艺范的极品美少女私房

小成钧坐在他的膝盖上,对着南烟吐了吐舌头。

等到都坐定了,老国舅才抬起头来,对着南烟道:“不知贵妃娘娘此次前来,是有什么——”

他的话没说完,南烟打断了他的话,说道:“舅父,就不要称呼我什么娘娘了。”

老国舅微微挑眉看着她。

南烟恳切的道:“舅父这一次前来,为皇上献上那么要紧的东西,别人看着,都是为皇上立下大功,可我眼里看到的,却是亲戚情分。舅父出家避世那么多年,功名利禄自然早就放下了,若不是这点情分,又怎么能让舅父重新出山呢?”

老国舅没有说话,但目光显然温柔了一些。

南烟接着道:“所以,我带着这孩子过来见见他的舅爷爷,我也来见舅父,也就是为了聊聊家常,若还说什么娘娘的话,那就见外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老国舅沉默了许久没有说话。

只有他抱着小成钧的那只手被小成钧捏在手里,掰着他的指头玩着,这种感觉的确分外的家常,分外的亲近,哪怕他清修十数年,自认已经看淡了很多东西,但还是止不住有一点暖意从这孩子的指尖传到自己的指尖上,再慢慢的融进了心里。

他再看向南烟的时候,眼神中多了一份复杂的情绪,也不再像之前那种规矩的生分,反倒上下打量了南烟一番。

那目光,带着一点复杂的情绪。

然后,他轻笑着说道:“这话,倒是让贫道无话可回。们司家的人,都这么能言善辩吗?”

“……”

南烟蓦地愣了一下。

直到这个时候,她才突然想起来,老国舅既然是跟在高皇帝身边打天下,并且在建国之后还在朝中任职了一段时间,那他跟她的父亲还有叔父,也是司家两兄弟自然是非常熟悉的才是。

该死,这么要紧的关系,她竟然都没有注意到。

大概是因为,老国舅一来就提出了要送祝烽一阵东风,这正戳到了他和她心窝里最软的地方,算是解了他们的燃眉之急,所以昨晚一整晚她跟祝烽想的都是眼前的事,竟然没有想到这么最简单的关系。

南烟再抬头的时候,看向老国舅的目光里多了一份凝重。

她谨慎的笑道:“舅父,还记得过去的事?”

老国舅笑了笑,道:“虽然世人都说,出家修道便是再世为人,可就算是再世为人,贫道的前生仍历历在目,未有须臾能忘。”

南烟的眼睛里闪了一下光。

她轻声道:“那,可舅父对过去的事,又记得多少呢?”

老国舅笑眯眯的,一边用手跟怀里的小成钧玩,一边说道:“贫道曾经在朝中任职多年,虽然出家修行,但有一个好习惯保留下来了。”

南烟不知他为什么突然话锋一转说这个,只能问道:“是什么?”

老国舅笑道:“就是,该记得的,都记得,不该记得的,都忘了。”

南烟一怔。

老国舅接着说道:“就好像当官的,该说的迟早会说,不该说的,一个字都不会露一样。”

“……”

话说到这份上,南烟还有什么不明白的。

她不仅明白老国舅这话的意思,更隐隐的品出一些味来,老国舅对她的身世,似乎并非一无所知。

不仅不是一无所知,他刚刚故意在自己面前提起“司家的人”,显然是在暗示自己什么,但同时,他又说,该说的迟早会说,不该说的一个字都不会露,这显然是在用这件事挟制住自己。

南烟顿时感到一阵棘手。

虽然,自己带着小成钧过来,顺利的进入了老国舅的房间,可老国舅只一句话,就把她拿捏住了。

不愧是……曾经跟着高皇帝打天下的人。

哪怕出家避世那么多年,本事还是没丢的。

就在她陷入沉思的时候,耳边响起了小成钧的声音:“母妃,母妃!”

南烟猛地回过神来:“嗯?”

只见儿子坐在老国舅的膝盖上,噘着嘴看着她:“母妃在想什么呀?我在叫哪。”

南烟这才振了振精神:“怎么了?”

小成钧道:“儿臣要带舅爷爷出去逛街。”

“什么?”

南烟一愣,而老国舅已经抱着他站起身来,笑道:“贫道也是初次来到这罕东卫,听说自从陛下打通了这西北大门之后,这个地方跟过去已经大不一样了,正好有汉王殿下带着,贫道也可以去开开眼。”

说着,看向南烟:“行吗?”

南烟笑了笑。

既然刚刚老国舅已经说了那样的话了,自己今天原本打算过来套话的计划,应该是不太容易实现了,倒不如让成钧带着他出去逛逛,如果让他的戒备放松下来,说不定自己还能套出什么来。

于是笑道:“当然好了。我这就叫人去准备。”

标签: